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家族修仙:我的悟性能储存

正文卷 第418章 联手擒敌

  “你是说,这位妖庭派来的使者,让青丘妖国国主隆重以待?”

  陈道玄听完赤瞳讲述,皱眉道。

  “禀主人,正是如此。”

  赤瞳恭恭敬敬。

  “陈郎,怎么了?

  一旁,不明所以的妃宸雪疑惑的看向陈道玄,

  陈道玄清楚,妃宸雪虽贵为乾元剑宗宗主,但却从未跟青丘妖国的界妖打过照面,更别说与青丘妖国的国主打交道了。

  但陈道玄却跟这位青丘妖国国主有过一面之缘。

  当年秦斩带着他们这些紫府、筑基期修士参与真仙源界的大道法则争夺,陈道玄曾目睹过秦斩跟这位青丘妖国国主短暂交锋。

  那时候陈道玄实力尚浅,还不知晓这位青丘妖国国主的厉害。

  但现在想来,以秦斩当时临近世界境真君的实力,青丘妖国国主能与之争锋,必然也是顶尖真君层次的强者。

  这种强者,居然对这位妖庭使者隆重以待,证明这位妖庭使者的实力,绝不在青丘妖国国主之下。

  甚至对方极有可能也是世界境真君层次的界妖。

  界妖的修行道路跟人族修士不同,但界妖只要领悟三种大道法则,并能将其融合,便能跨入相当于人族修士世界境真君的层次。

  这一点,界妖几乎跟人族修士一模一样。

  而且,由于界妖的源界乃是体内世界,同阶之下,界妖的实力甚至比人族修士更强。当然,人族修士拥有法器跟各种秘法,这一点也是界妖无法比拟的。

  这-

  总的来说,界妖和人族修士在达到元婴期之后,基础实力差距微乎其微,究竟孰强孰弱,还得打过才知晓。

  面对妃宸雪的疑惑,陈道玄向她简单解释了一番。

  “这么说来,这位妖庭使极有可能是一位世界境妖主!”

  “嗯,你跟我想到一块去了。

  陈道玄点头道。

  二人没想到,本打算暗中收复小小的青丘妖国,却碰到同级别的强者。

  “就是不知道,这位妖庭使者究竟是世界境第几层,’

  陈道玄想了想,“不管它是世界境第几层,总不至于是世界境第三层吧?’

  “不可能。’

  妃宸雪摇摇头,“世界境第三层,需要修士重演地风水火,再造世界生机,其他先不说就说玄黄界中的那颗太阳,以你现在的修为,就根本无法解决

  这一点对妖主级界妖来说,也是一样的。’

  妃宸雪的意思很直白,世界境三层,那全都是元神道君才能触及的大道境界。

  从古至今,还从未听说过哪个元婴修士能达到世界境三层的。

  实际上。

  能够达到世界境二层的元婴修士都屈指可数。

  原因很简单,一般元婴修士在达到世界境一层后,便有资格突破元神期了。

  在这个时候,元婴修士肯定会选择全力突破元神期,而不是压制修为,去将大道境界晋升至世界境二层。

  因为相较于突破到世界境二层,率先突破到元神期,不论是实力还是寿元,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。

  而且,一旦修士成为元神道君,很快便能将大道境界提升至世界境二层乃至世界境三层。___这根本不是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。

  几乎对所有的元婴修士来说,若是有机会突破修为,他们肯定会选择优先突破修为,而不是压制修为,突破大道境界。

  像陈道玄、妃宸雪这样,修为仅有元婴期甚至金丹期,大道境界却达到了世界境二层,本就是十分罕见的事情。

  姜成烨能做到这一点,除了他本身天资惊人外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他是上古仙族姜家的族人。

  若非如此,仅凭姜成烨的天资,恐怕连秦斩、妃宸雪都比不上,更别说跟陈道玄相提并论了。

  听完妃宸雪的话。

  陈道玄的心微微放松下来。

  只要不是世界境二层的妖主就好。

  虽说陈道玄和妃宸雪二人联手,不至于怕了世界境二层的妖主,但想要擒住它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  生擒一位同级的强者,可比斩杀对方还要难得多。

  陈道玄和妃宸雪的目的,是暗中控制四大妖国,而不是让妖庭发现有人族修士在打真妖界妖国的主意。

  若是放跑了这位妖庭使,陈道玄接下来的计划,可就全都泡汤了。

  这一点,陈道玄不得不防。

  “迟则生乱,一起出手!’

  “好!’

  妃宸雪点点头。

  她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,先拿下这位妖庭使者再说。

  狰狞恐怖的界妖巢穴中。

  一位位气势骇人的恐怖存在,正坐在宽敞的大殿内,吃吃喝喝。

  只不过它们吃喝的食物,在人族修士看来,简直骇人听闻。

  下方,一位位青丘妖狐一族界妖,将一位位妙龄女子,放进一只直径约十丈石碗中。这只石碗面前,端坐着一位背生双翼,金瞳尖嘴的妖怪,这是一只金鹏界妖。

  金鹏界妖看着石碗里渐渐填满“食物”,脸上渐渐呈现出不耐之色。

  它抬起头,看了眼坐在它下手位置上的青丘国国主,冷哼一声道:“青丘国主,考虑好了吗?’

  “上使息怒,’

  青丘妖国国主姿态放的很低,“恕我直言,如今妖庭虽势大,但想要统合真妖界并不是一件简单事情,此事必有无数妖国反对。’

  “废话,若是没有妖国反对,你觉得本座还用的着亲自来你这当说客?”

  说着,金鹏界妖看到面前的石碗被填满血食,当即伸出金色的爪子,抓住石碗的一角,便将整个石碗端了起来。

  石碗中,至少数百名妙龄女子,便被它一口吞了下去。

  这些数百位人族女子,越是靠近它的嘴角,便像是被施了缩小术般,变得犹如一颗颗糖丸大小,被这金鹏界妖一口吞下。

  一口吃掉数百人族女子,金鹏界妖满意的砸吧了一下嘴巴,神情总算舒展了几分。

  见状。

  青丘国主面色一喜,当即朝侍奉在一旁的一只妖王呵斥道:“让你们为上使准备的血食,准备好了吗?

  “这..

  这位妖王被问得一楞,“此事是赤瞳统领负责,属下这就去催!”

  说罢,赶忙向殿外跑去。

  还未等他踏出大殿,一团深灰色火焰便从它胸口穿胸而过。

  紧接着,它那堪比滴血境的肉身,便一点点消融了。

  “你...你,

  这只妖王惊恐的望着面前的两位人族修士,想要张口说些什么,却发现自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。

  神形俱灭!

  “谁!’

  大殿中,青丘国主猛地站起身。

  但当它看到陈道玄和妃宸雪时,脸上的表情又猛地一变,“世...世界界境真君!”

  青丘妖国距离两界渊路途遥远,人族修士想要从两界渊域外战场一路飞行至此,难度和危险程度极大。

  唯一的可能就是,这二人是通过万星海通道过来的。

  青丘妖主仔细打量着陈道玄和妃宸雪两人,脑子里拼命搜寻万星海中,能与这二位对得上号的强者。

  良久,

  青丘国主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妃宸雪,颤巍巍道:“你...你是乾元剑宗宗主?!”

  “你.

  妃宸雪见对方认出自己,倒是没怎么惊讶。

  万星海的顶尖真君层次的强者就那么几位。

  乾元剑宗既然能够渗透四大妖国,四大妖国的妖主、国主们,自然也能搜集到万星海强者的情报。

  只是相较于乾元剑宗影殿的情报工作,四大妖国的情报不知要落后多少。

  以至于青丘国主只认出了妃宸雪,却对她身旁的这位年轻修士,一无所知。

  它唯一确定的就是,这位年轻修士不是秦斩。

  因为它认识秦斩,并且还跟对方交过手,眼前这位年轻的男修显然不是秦斩。

  他手谁?

  就在青丘国主惊疑不定时,大殿中的另一位妖王,此刻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  “赤伶,你怎么了?’

  一位相貌艳丽的妇人转过头,讯问道。

  这位美艳妇人同样坐在一个巨大的石凳上,显然,这也是青丘妖国的一位妖主级强者。此时妃宸雪亲临,赤鳞虽感到紧张,但却并没有太多惊恐。

  因为她知道,大殿中这位金鹏妖主,同样是一位世界境妖主,论实力,不比世界境真君逊色分毫。

  说起来,它们青丘妖国运气当真不错,若是今日没有妖庭使者在,仅凭它们几位妖主,想要在乾元剑宗宗主手底下活命,恐怕办不到。

  “没,没什么。

  赤伶赶紧低下头,一颗心脏剧烈跳动着。

  她原本以为,真仙源界发生的一切,对她来说只是一场噩梦,没想到,现在噩梦居然追来了。

  而且,她主人的实力,提升的未免也太快了。

  要知道,由于她和赤瞳立下大功,被青丘国主赏赐了不少宝物,这才将实力提升到了妖王的境界。

  但这才多少年,主人实力的变化,不知要胜过她和赤瞳多少倍。

  一想到这,赤伶就忍不出心生颤抖。

  但在魂印的作用下,赤伶又重新变得镇定起来,并且还觉得陈道玄无比的亲切。

  相较于陈道玄,她面前的这位老祖赤鳞,才是她的敌人。

  赤鳞妖王顾不上赤伶,她在随便问了赤伶一句后,便将全部的心思,集中到了场上。场上。

  金鹏妖主猛地站起身来,阴冷的眸子先是看了眼陈道玄和妃宸雪一眼。

  随后,二话不说,转身便逃!

  “想跑?

  陈道玄冷笑一声。

  下一刻,只见一座球形阵法光幕,将方圆百里整個笼罩在内。

  七阶中品阵法一一九宫须臾阵!

  一出手,陈道玄就拿出了他压箱底的法器。

  一旁,妃宸雪的动作丝毫不慢,直接掏出一尊金色的铜钟。

  正是乾元剑宗的镇宗之宝一一禹皇钟!

  一件七阶中品法器,一件纯阳仙器。

  这位仅仅世界境一层的妖主,眼中顿时流露出绝望之色。

 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。

  这位金鹏妖主,便被陈道玄困在空间囚笼之中。

  这座空间囚笼的外围,是一副迷你的星辰剑道图,星辰剑道图四周,还插着一杆杆迷价阵旗,正是九宫须臾陣的陣旗。

  三重镇压,将這位金鹏妖主,死死的镇压在空间囚笼中。

  妃宸雪看着陈道玄掌心宛如玻璃球般的空间囚笼,以及空间囚笼裡金鹏妖主玩偶般的身影,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处理它?’

  陈道玄想了想:“先将它关在玄黄界。’

  “也好。’

  妃宸雪也清楚,现在不是杀这位妖庭使者的时候,至少不能现在杀!

  一来,这位金鹏妖主肯定知道很多关于妖庭的情报

  二来,陈道玄担心杀了对方打草惊蛇。

  界妖虽不擅长炼制法器,但魂牌这种法器,制作起来还是毫无难度的

  陈道玄不相信妖庭这么大的势力,连派出去使者的魂牌都没有。

  将场上唯一的世界境妖主镇压,剩下的四位妖主,也只有青丘国主是顶尖真君层次,其他妖主仅仅只有元婴后期的实力,

  这点力量,在陈道玄和妃宸雪面前,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欠奉,直接被他二人生擒了。青丘妖国境内,加上青丘国主,总共也就四位妖主,全都在被陈道玄和妃宸雪一网打尽。“剥夺五感!’

  见陈道玄用空间囚笼困住四位妖主,妃宸雪干脆施展了一门名为《剥夺五感》的秘术。先是被空间囚笼镇压,随后又被剥夺五感。

  青丘妖国的这四位妖主,瞬间就被斩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。

  只要陈道玄和妃宸雪不放开限制,这四位只能在黑暗中永远沉沦。

  将一位世界境妖主,一位顶尖妖主以及三位普通妖主全部镇压,陈道玄也没有放过大殿内其他界妖的打算。

  深灰色的火焰宛如一只精灵,在众妖身上不断跳跃,每跳跃一次,便有一团火焰被凭空点燃。

  “啊!!”

  “不要!”

  一时间,大殿内惨叫声不断。

  一团又一团火焰凭空燃烧,随后,深灰色火焰将一位位界妖都烧成了虚无。

  最后,这团深灰色火焰悬停在一位长着三条尾巴,面容与人族女子十分相似的妖狐面前。这妖狐女子,正是赤伶。

  “主人!”

  赤伶颤抖着跪下身子,心中的恐惧比起赤瞳更胜三分。

  7017k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