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剑道第一仙

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东玄城

剑道第一仙 萧瑾瑜 8126 2021-12-08 22:11

  第二战场。

  东玄城。

  天穹尽是阴霾,一片晦暗。

  刚下过一场暴雨,城门处的血水都已被冲散,可淡淡的血腥气兀自在空气中弥漫。

  “当三天后的血月之夜来临时,我们怕是再撑不住了……”

  一个老者跌坐在街道一侧,满脸颓然。

  他浑身是血,披头散发,伤痕累累。

  “早知道这第二战场如此血腥残酷,老子就不来了!”

  一个魁梧男子看着手中残破的宝物,低声咒骂。

  “现在说这些,有用吗?”

  一个断了一条胳膊的道人,苦涩叹息。

  ……

  两个月前,域外战场开启。

  来自东玄域的一批合道境强者,第一时间进入了这位于第二战场内的东玄城。

  那时候,东玄域这边的合道境强者,足有三百余人!

  可两个月过去后,城中已只剩下二十余人。

  其他人,要么在离开东玄城之后,就被其他域界的强者猎杀。

  要么是在每月一次的“血月之夜”中,惨死在“守城之战”中!

  如今,就这仅剩下的二十余人,也都负伤累累。

  “相比其他三大域界的阵容,咱们东玄域阵营的确太弱了。”

  有人叹息。

  其他三大域界,北渊域最强大,高手云集。

  其次是西寒域,强者数目众多,不容小觑。

  就连以前和东玄域一样垫底的南火域,这次都涌现出许多实力恐怖的狠茬子。

  反观东玄域这边,几乎清一色都是逝灵!

  哪怕在前不久的时候,他们各自身上的诅咒力量都已被解除,重塑道躯,可实力则远不如巅峰时期。

  远处,一阵悲恸的哭泣声响起。

 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,跌坐在地,紧紧抱着一件染血的战袍,嘶声痛哭,声音都沙哑了。

  其他人见此,都神色木然。

  过往这两个月时间,他们见多了死亡,内心早已麻木。

  “说句诛心的话,若不是过往那一段岁月里,那姓苏的杀害了太多合道境层次的同道,我们焉可能会输得这么惨?”

  蓦地,一个银袍男子咬牙切齿道,眼神中尽是恨意。

  许多人神色明灭不定。

  “话不能这么说,归根到底,还是我们太弱了。”

  有人叹息。

  这时候,城门外忽地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:

  “你们这些猎物,注定已活不过下一次血月之夜,与其龟缩在城中等死,为何不出来搏一把?”

  城外,驻扎着一支来自西寒域的合道境强者,足有十多人。

  说话时的,是一个吊儿郎当的紫袍青年。

  他凭虚而立,双臂环抱胸前,朗声开口,“你们的血性呢?胆魄呢?都被我等堵到城门前了,竟连屁都不敢放一个?”

  那轻蔑的讽刺声,传入城中,让东玄域那些强者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。

  “没意思,一群被吓破胆的猎物,若非需要狩猎你们积累战绩,老子都不屑对你们动手!”

  紫袍青年摇了摇头,从虚空中飘然落地,返回营地。

  东玄城内,气氛愈发压抑了。

  愁云惨淡。

  “诸位,我们……就这么眼睁

  睁等死吗?”

  那断了胳膊的道人沉声开口。

  在第二战场,每一个域界的强者,皆有一个遮风挡雨的营地。

  分别是东玄城、北渊城、南火城、西寒城。

  每一座城池,皆覆盖着规则力量,寻常时候,只需躲在城中,外敌便无法进入。

  可每隔一个月的夜晚,就会有一轮血月出现夜空,那时候,这四座城池的规则力量就会消散,再无法庇护城中的强者。

  而每当“血月之夜”出现,也往往是外敌攻城掠阵的最佳时候!

  过往两个月时间,东玄域这边之所以伤亡惨重,就在于血月之夜出现时,被来自其他域界的强者杀入城中!

  而现在,东玄域这边的强者,已只剩下二十余人。

  谁都清楚,当下一个血月之夜来临时,他们这些人注定凶多吉少!

  “怎么办?除了等死,还能做什么?”

  那个魁梧男子神色黯然。

  城外都已被人堵住,只要逃出去,必会被敌人第一时间猎杀!

  “或许,我们还有活命的机会!”

  忽地,那浑身是血的老者开口。

  一句话,引得许多目光看过来。

  “什么机会?”

  魁梧男子将信将疑。

  老者深呼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等苏道友前来!”

  一句话,没有做太多解释,可众人都已明白老者的意思。

  顿时,场中一阵骚动,人们神色各异。

  没有人怀疑,苏奕无法进入第二战场!

  只要了解苏奕的实力,任谁都清楚,哪怕杀上第一战场,对苏奕而言也轻而易举!

  有人迟疑道:“可……我们还有时间等到苏道友出现吗?”

  眼下,距离下一次血月之夜来临,已只剩下三天时间!

  “所以,这仅仅只是一个不确定的机会。”

  老者苦笑道。

  “错,依我看,那姓苏的就是来了,也不可能帮我们!”

  那银袍男子脸色阴沉道,“别忘了,咱们这些人背后的势力,都曾和那家伙交恶!他怎可能帮我们?”

  一番话,让众人神色都有些黯然。

  的确如此,过往那一段时间,各大太古道统和许多仙道势力,可都视苏奕为公敌!

  “不见得。”

  老者沉声道,“前一段时间,天下各大太古道统都已选择向苏道友臣服,也因此,才让我等换来了解除身上诅咒的机会。”

  “更别说,只要苏道友抵达第二战场,他就是东玄域阵营的一员,焉可能会因为过往的一些仇怨,而冷眼旁观?”

  “依我看,苏道友可不是这样的人!”

  老者说到最后,语气已变得坚定起来。

  “只剩下三天了,苏道友他会来吗……我看是指望不上了……”

  有人喃喃,面如土色。

  其他人也心绪起伏。

  气氛愈发沉闷了。

  唯有不远处,那披头散发的女子的哭泣声兀自在回荡,也让众人的心情愈发低沉。

  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是,在远处街道的一座屋檐下,静静地立着一道峻拔的身影。

  正是刚抵达第二战场的苏奕。

  他已经将众人的交谈,尽数听在耳中。

  而看着那些合道境层

  次的角色,如今却沦落到那般凄惨的地步,苏奕心中也不由一叹。

  “看来,那一场席卷人间的末法浩劫,仅仅只出现在了东玄域,其他三大域界则没有受到影响。”

  苏奕暗道,“否则,东玄域阵营这边,断不可能会输得那么惨。”

  他正自思忖,东玄城外,忽地再次响起那紫袍青年的声音:

  “什么苏道友,都什么时候了,还指望有人会帮你们?”

  无疑,那紫袍青年虽然人在城外,却一直在关注城中的动静,听到了那些东玄域强者的交谈。

  “听我一声劝,乖乖洗干净脖子,从城中走出来,本座一向心善,必会给你们个痛快,保管让你们感受不到死亡的痛苦。”

  城外,紫袍青年笑嘻嘻开口。

  他悠哉地躺坐在一张椅子中,那透着讽刺戏谑的声音,在天地间回荡。

  “若不听劝,本座保证在三天后的血月之夜,必将你们的首级一一割掉,挂在城墙之上示众!”

  城中那些东玄域强者脸色都愈发阴沉。

  而此时,一阵脚步声从远处街巷上传来。

  虽然轻微,但在这寂静压抑的氛围中,却显得异常清楚。

  那些东玄域强者下意识将目光望过去。

  就见灰暗阴沉的天地间,一道峻拔的身影从远处行来。

  青袍如玉,俊逸出尘。

  正是苏奕!

  众人都不禁一怔,似不敢相信自己眼睛。

  “苏……苏大人!?”

  有人颤声开口。

  紧跟着,那些负伤累累的东玄域强者无不噌地起身,一个个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直似即将溺死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。

  “苏大人,原来真的是您!”

  那浑身是血的老者激动道。

  这一刻,就连那之前对苏奕颇有微词的银袍男子,都露出喜色,旋即就一阵心虚,把头低下去。

  因为,他之前那些言辞,可对苏奕多有不敬!

  苏奕神色平静,心中却翻腾不已。

  此情此景,让一股属于第六世王夜的情绪,在他胸腔间发酵。

  王夜早在年少时,就曾驻守仙界北河仙洲第六天关,和一众袍泽同生共死,浴血奋战!

  正因如此,在王夜毕生的修行路上,一向将袍泽之情看得无比之重。

  无论修为高低,无论身份尊卑,只要是在王夜的阵营中,必会被他视作自己人。

  若袍泽战死沙场,王夜必会拼尽所有,将其尸体背回来,为其入殓安葬,并动用力量,照拂其亲人和后裔。

  也正因如此,在仙界,被许多大敌视作“暴君”的王夜,却有着一批忠心耿耿的属下,以及生死与共的至交好友!

  而此时,来到这东玄城内,眼见那一众同一阵营的强者,却沦落到那般凄惨的地步。

  苏奕心中抑制不住地涌起一股怒意。

  那是属于第六世王夜的情绪!

  噗通!

 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,跪在苏奕身前,凄声痛哭:“苏大人,求求您出手,帮我师兄报仇!”

  “我……我实在没办法了,求求您,求求您——!”

  她不断叩首。

  额头都被磕破,鲜血流淌。

  ——

  ps:感谢土匪哥的盟主赏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