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雏鹰的荣耀

正文卷 6,开枝散叶

雏鹰的荣耀 匂宮出夢 7399 2021-12-08 21:56

  同叔叔的谈话,让艾格隆感到非常愉快,毕竟这位叔父对自己相当友好,而且听着叔父的感慨,他自己也感触良多。

  不管当年有多少风风雨雨,他的这位叔父毕竟曾经站在了法兰西的权力之巅,见过了太多东西,因此在谈笑之中就能让人一同回味那个逝去的年代。

  不过,晚餐终究有尽头,他们的谈话也不可能无限期持续,当时间来到深夜时分,吕西安-波拿巴亲王终于停下了话头,向母亲和侄儿告辞——他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可不能在母亲这里安歇。

  “时间已经很晚了,我想我得回去了。”

  “再见,叔父。”艾格隆略微有些不舍地向他告别,“我会牢记您的教诲的。”

  “作为一个失败者,我可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诲你的,顶多就只能给你讲讲故事罢了。”吕西安-波拿巴笑着回答,“不过看到你如此出众,我心里非常高兴,因此我祝福你接下来万事顺遂。”

  “如果我真的能够得偿所愿,那我会想办法弥补我们两家人当年的裂痕的。”艾格隆趁机做出承诺。

  “裂痕?没有什么裂痕,早就已经消失了!”吕西安-波拿巴大笑了起来,“而且,我的侄子,我年纪已经大了,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你得偿所愿的那一天,不过不管我在还是不在,我们一家人都是你友好的朋友——但我们也不会成为你的臣仆,我们宁可在罗马默默祝福你。”

  艾格隆明白了叔父的意思——哪怕自己有一天真的复辟了帝国,吕西安叔父一家也不会来巴黎向自己屈膝求宠,宁可留在罗马过日子。

  这位叔父年纪虽然老了,但是这份倔强倒是一直没变……他在心里默默感叹,心里有点百味杂陈。

  换个角度想,也许这也是好事,毕竟这样的话,他就不必头疼事成之后怎么安置这一房亲戚了,波拿巴家族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能少点麻烦也好。

  “您真是个性十足,充满了那个年代的魅力,叔父。”最后,他只能这样回答对方,“好的,如果这是您的意志,那我只能尊重您的个人意见。不过即使未来我们两家人分隔两地,亲情的羁绊也永远会在精神上把我们联系在一起——就像今天这样。”

  “说得太好了,艾格隆,你不会是个诗人吧?”吕西安嗤笑了一下。“这口才真是了得。”

  “我偶尔确实是。”艾格隆点了点头。

  “诗人的狂想和政客的谨慎,这确实是难以兼得的品质,但是若能融合在一起,必然将会无往不利。我祝愿你能够做到,我的侄儿。”亲王严肃地向侄儿说。

  但马上他的面孔又柔和起来了,“我会尽快给你消息的,等到了教皇陛下上我家的那一天,你就过来吧,我想这也是我能够为你做的最有用的事情了。”

  “我会准时赴约的——”艾格隆点头承诺。“叔叔,我不是在跟您说客套话,您确实替我解决了一个难题。”

  “是吗?那是我的荣幸。”吕西安-波拿巴又笑了起来,然后拥抱了自己的侄子,“艾格隆,我能理解你心中的火焰和热血,因为我曾经也有过那些东西,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儿……所以放手去干吧,我以你为骄傲!我曾以为上帝抛弃了我们这个家族,但今天我明白了,原来我们的运气还没有用尽,上帝依旧在眷顾我们!”

  骄傲地说完这番话之后,他不再多言,转身离开了,而餐桌上其他人也默默地目送亲王离开。

  等到儿子离开之后,莱蒂齐亚皇太后也打了个哈欠。

  “看来我们的家庭聚会要到此结束了。艾格隆,请原谅我没法再招待你了,我和我的弟弟年纪都已经大了,现在这个时间我们必须就寝了……”

  “是我冒昧打搅您了,请您原谅我,奶奶。”艾格隆连忙晚安,“祝您晚安,我想您今晚一定会睡得很香甜。”

  “那当然,我现在的心情好极了,今晚一定会做个好梦。”莱蒂齐亚露出了古怪的笑容,“比如梦到了我的曾孙子在我的膝盖上爬来爬去?”

  艾格隆和特蕾莎尴尬地对视了一眼。

  “哈哈哈,别在意,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——”老妇人笑了起来,然后略有些促狭地眨了眨眼睛,“不过,我确实应该让你们两个小夫妻有机会独处了……我的孙儿,一看到你们,我就觉得心情愉快!哎呀,我真不知道我到底有什么资格让上帝如此眷顾我,在我暮年的时候还能拥有这么可爱的孙子和孙媳妇。”

  老人发出了止不住的笑声,然后和费什红衣主教分别前往各自的房间就寝。

  在两位老人走后,艾格隆又和特蕾莎对视了一眼,不过这一次他们都有些如释重负。

  虽然和长辈们吃饭聊天都很愉快,但是正因为是长辈,所以应付起来也挺累的。

  奶奶说得对,现在是时候享受两个人独处的时光了。

  艾格隆走到了特蕾莎面前,然后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脸颊,“特蕾莎,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是该去休息了。”特蕾莎也长舒了一口气,“要是我们家的所有成员都跟奶奶和叔叔一样,那该多好。”

  “尽管有些人尚且桀骜不驯,但是他们迟早会驯服的。”艾格隆回答,“不用介意,特蕾莎,只要他们还有求于我们,那他们终将是你我的臣仆。”

  接着,他拉着特蕾莎的手,在侍女的带领下来到了安排给两个人的房间。

  匆匆洗漱之后,他们又和往常一样,一起躺到了床上。

  一躺下了,艾格隆的手习惯性地揽住了少女的腰,然后和她拥抱在了一起。

  尽管这几个月以来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拥抱,但是每次感受到身上传来的触感时,他还是感觉到异常的舒适。

  现在现在还是早春的寒冷时节,所以两个人都还穿着厚厚的棉质睡衣,但即使如此,那种心猿意马的感觉仍旧从两个人心中窜起。

  “唔……”他长舒了一口气,“特蕾莎,我的祖母真是对你够客气的,我们还没有开口讨钱,她就已经主动提出要将财产奉送给你了。”

  “那是自然,她一直都很怜惜我呢。当初我跑到罗马求见她的时候,她就一直在心疼我,觉得自家亏欠了我太多……所以,她是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心中的愧疚感吧。”特蕾莎若有所指地回答。

  虽然她语气平淡,但是艾格隆听得出来其中话里有话——不过,他明智地选择不再接这个茬了。

  好在特蕾莎也只是想要刺一下丈夫,也没打算继续翻旧账,所以也主动转开了话题,“不过话说回来,奶奶的安排好像是把她的财产都交由我来处置……”

  “是啊,那又怎么了?”艾格隆反问。

  “按理说来她不应该是直接给你吗?你才是亲孙。”特蕾莎回答。

  “也许她是觉得你是又一个她吧……你们都是嫁到了这个家庭,然后接下来作为主母来操持家业的女人。”艾格隆略微想了一秒,然后回答,“她认为把自己的财产交给你照管,能够更加体现出对你的重视和期许。”

  还有句话他没说出来——莱蒂齐亚生怕艾格隆以后又对不起特蕾莎,所以要让特蕾莎来管理这些财产,以便作为挟制手段。

  当然,这种挟制手段对他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意义。

  “她希望我和她一样……”特蕾莎似乎接受了艾格隆的解释,低声喃喃自语,然后骤然脸色一红。

  艾格隆先是有些疑惑,然后突然明白了她想到了什么。“你是想到,和她一样生育那么多孩子吗?”

  特蕾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似乎想要反驳,但是却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那也太累了。”片刻之后,她略微有些畏缩地说。

  艾格隆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  确实,莱蒂齐亚在和艾格隆的爷爷夏尔-波拿巴结婚之后,一共生下了十个以上的孩子,光是活到成年的孩子就有五个儿子三个女儿。

  在这个年代的妇人当中,其实并不稀奇,特蕾莎的先祖,那位名垂青史的特蕾莎女王,也生下了十几个孩子呢……

  就是特蕾莎自己,也有五六个兄弟姐妹。

  特蕾莎一想到这里,有些畏惧但又有些期待,也是正常的吧。

  “如果你不想生育那么多孩子,我们可以想办法控制的。”艾格隆小声说,“我可以尽量注意。”

  “那可不行。”特蕾莎断然摇了摇头,“我妈妈早就叮嘱过我了,波拿巴家族在你这一代里面本就人丁单薄,而在你这一支系,你就是唯一的独苗,这太危险了,简直就像是风中残烛一样,稍有不慎就会落入断绝的危机……我应该为我们家庭开枝散叶做出努力,多生下几个孩子来,让你摆脱这种危机。”

  艾格隆听得又是感动又是好笑。

  其实他倒不是特别在意什么传承,不过这个年代,贵族们在乎家系传承也是正常的事,他也不能给特蕾莎泼冷水。

  “那么你觉得多少个正合适呢?”艾格隆忍着笑问。

  “我不知道,不过……至少不能输给妈妈吧?”特蕾莎小声回答,“我无论如何不想被妈妈耻笑了……”

  这种问题有什么可耻笑的……艾格隆心说。

  看来,有些东西确实是根深蒂固、潜移默化的思维,特蕾莎平常思想虽然非常开明,但是在这个问题上,却和夫人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不过,这也是因为深爱自己的缘故吧?

  如果不爱的话,又怎么会那么在意和自己生下多少孩子的问题呢?

  一想到这里,他的心里又充满了感动。

  “所以……我们就从第一个开始吧?”他笑着提议。

  “今天吗?!我们才刚刚走完了这么长的旅途呀!”特蕾莎眼睛圆睁,似乎非常惊讶,“你不累吗?”

  “有你在怀里我就不累。”艾格隆一边说,一边更加贴紧了少女,让她感受到了确凿无疑的“证据”。

  “你看,我很有精神呢。”

  特蕾莎眯起了眼睛,用犹如看待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近在咫尺的小丈夫。

  “可是,我们现在是在我们奶奶的家里。”她指出了这个事实,“我们初来乍到,应该谨守礼节,不能做出那些让人难堪的事情。”

  “在自己的奶奶家都要讲究那么多拘束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?”艾格隆小声反驳,“再说了,我们的奶奶一定会很高兴我们这么有精神的,她刚才可是一直说盼望早点有曾孙……”

  特蕾莎被艾格隆驳得哑口无言——或者说,她本来就没有那么坚持反对。

  就在这时,艾格隆的手又开始不规矩起来,让少女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  “那……”特蕾莎似乎终于忍耐不住了,正准备同意丈夫的要求,承受接下里的暴风雨。

  还没有等她说完,艾格隆突然又打断了她的话,“特蕾莎……好吧,其实仔细想想你说得也对,我们刚刚完成了这么长的旅途,我自己也有点累了,再折腾也不好……再说了,我们作为刚来的客人,应该安静一点,不能给别人添麻烦。”

  这番话,犹如一盆冷水,让少女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  接着,她又羞又气,然后轻轻踢了丈夫一脚,“这个时候你又装什么?你是故意的吗?!”

  艾格隆表面上喊痛呻吟,但是心里则是窃笑不已。

  和特蕾莎相处了这么久,他当然能够猜得出妻子的想法——特蕾莎表面上心有顾忌,但实际上已经食髓知味,只是必须表现出矜持,因此故意扭捏,就是想让艾格隆主动提出要求而已。

  艾格隆正是因为看透了她这种扭捏,所以经常故意逗弄她,让她火冒三丈。

  当然,这种逗弄也仅限于夫妇之间的闺房调笑而已,他可不敢真的惹特蕾莎生气。

  “所以到底要不要啊?”他笑着问。“我感觉我的状态快过去了……”

  “我要!我要!”特蕾莎红着脸,然后自暴自弃地吻住了自己的小丈夫,“别再说话了!”

  就这样,小小的暴风雨随即在房间当中兴起,艾格隆就以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再临罗马的第一夜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